泰无聊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2085|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无著菩萨、天亲菩萨和狮子觉三兄弟的故事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09:55:4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无著菩萨、天亲菩萨和狮子觉三兄弟的故事
月在天
昨天 20:12
  公元四、五世纪,北印度犍陀国(梵Gandhara,义译香遍国,是说此国遍生香气之花)的国境范围大概在现代的阿富汗库纳耳河以东,巴基斯坦印度河之西的一大片土地,那时该地区的气候宜人,谷物庄稼丰盛,花果繁茂,多产甘蔗和石蜜,气候温热,大异于今日,简直是两个世界。国中的富娄沙富罗城(梵Pursapura,意译「丈夫城」)就在今天的巴基斯坦白沙瓦镇西北,自古以来就是商贸重镇。
  近代反恐战事波及阿富汗,美、俄等国就是以此地作为收集阿富汗情报的重镇之一。围捕宾拉登的战争期间,数以万计的阿富汗难民涌入此镇,故「丈夫城」的地点已为现代世人所知。这个丈夫城在玄奘大师的《大唐西域记》里面也有记录今日此地九成五的居民都信仰回教,因地球长期气候变迁之因素,城镇皆尘土飞扬,战事不息,与佛陀时代相较,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根据《大唐西域记》,即使与玄奘时代相比,也相去甚远。虽说是世事无常,沧海桑田,直是破坏佛法、减损福报所致。
  话说当时的此地,小乘佛法极为兴盛,大乘佛法却呈现普遍衰落的情况。在这时候,「丈夫城」有一位虔信大乘佛法的婆罗门女人,不忍见大乘佛法衰落,便在心中不断迫切地向十方诸佛祈求:「但愿我能生下两个儿子,由他们来弘扬大乘佛法!」后来,女人相继与一个婆罗门(国师婆罗门憍尸迦),及一个国王,分别生下了兄弟二人,均名「天亲」。兄后来改名为「无著」(梵Asanga,意译「无障碍」),弟则称为「天亲」或「世亲」(梵Vasubandhu,古汉译为「婆薮盘豆」)。另有三弟,称「师子觉」。哥哥「无著」的父亲是国师婆罗门憍尸迦,无著毅然放弃继承婆罗门国师的宝座,皈投小乘「说一切有部」(梵Sarvastivadin,小乘派别之一)出家为比丘。但后来受到弥勒菩萨的启发,而由小乘改宗大乘。哥哥出家时,弟弟还是童年。后来弟弟「世亲」也出家了。出家后,二人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是分开各自修学的。而其三弟「师子觉」则是密行莫测,高才有闻。
  无著菩萨之天资独厚,深具夙慧,凡所修学之经论,过目即能理解。虽然出家后,修习禅定而得离欲,但对生命实相总不能深解,于是他沿着恒河流域向东行脚参学,一路上曾反复思维「空义」,苦于无法悟入,万分痛苦之下,恨不得要自杀。那时有一位宾头庐阿罗汉(即:宾度罗跋啰惰阇尊者,乃十六位住世大阿罗汉之一、声闻极果身,与释迦牟尼佛的因缘很深)闻知此事,特来为他解说「小乘空观」。这个宾头庐尊者就是那个长眉罗汉他依教修观,便得深入。无著菩萨虽学得了小乘空观,但还是不满意,因为还有不少疑团围绕着他,仍未得到圆满解答。
  于是他便上山闭关修持,祈愿能得见圣弥勒大士(梵Maitreya,意译「慈氏」)请法。无著菩萨刻苦精进地修持及祈愿,前后经过了十二年,备尝艰辛,过程中曾产生共三次的退心。第一次是六年后,心生一念:「要得见佛是没有可能的事,我还是放弃吧!」于是便破关下山了。在下山路上,无着见到一个人正在磨铁杵,无著便问他在干什么,那人回答:「我要把铁杵磨成一支针。」他深受其毅力感动,又重回到山上闭关,重新投入艰苦的修持。可是,跟着下来,又经三年,无著菩萨仍未得到任何成绩,他便又生起了一念:「我何必浪费时间呢?见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又再破关下山去了。这一次,他碰到的是一个人正在以羽毛刷拭一块巨石。无著问他在干什么,那人回答:「这大石挡住了阳光,我要把它磨小,使阳光可以照进我的房中。」无著心想:「竟有如此荒谬可笑的事,但此人却不屈不挠,而我竟然因小小的挫折便退心了!」他心存羞愧,又一次回到山上的关房。这样又经过了三年,无著仍然未能得见弥勒化现。最后他又再一次退心了,灰心地再离开了关房。在下山的路上,他看到一只垂死的老狗,狗的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伤口布满了发出恶臭的蛆虫。无著菩萨对这只狗,生起了悲心,便由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给狗吃,又欲把狗身伤口上的众多蛆虫除去。但是无著心想:「这些蛆虫的身体十分脆弱,如果我用我的粗手指去移动牠们,肯定会把牠们弄伤。」所以他便想要先以舌头轻轻把蛆虫舔起,然后再把牠们放生。但这些蛆虫看起来实在太可怕了,无著只好跪下来,闭上眼睛,俯身以舌舔虫。当俯身下去时,无著却感到舌头碰到的是地面,他便张开眼睛,赫然发现狗儿已经不见了。庄严的弥勒大士却正站在他前面!
  无著在激动之余,便很委屈的问大士说:「我一心地祈请大士向我示现,历经十二载,为何大士总不示现?」大士回答:「从你入关祈请的第一天起,我便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但你因为业障之力,总不能见到我。在这十二年间,你精进地修持,所以净化了大部分业障,再加上因为你刚才能发起大悲心,便破除业障,得见我身!」
  见到了弥勒大士,无著大师立即虚心求教。弥勒甚是欢喜,带他到兜率净土(梵Tusita)中,为他讲解大乘宝观及慈氏五论等,这使他如拨云见日,许多疑点尽释了。从此,他就根据弥勒大士的教导,专修「大乘空观」,遇到自己理解不了的,便上升到兜率净土,向大士顶礼请教。圣弥勒菩萨一一为他开示,还为他详细说大乘经义。他随听随悟,大乘经论的主旨基本上通达了。无著大师开悟以后,如理作意思维,终于破除小乘种种不究竟思想,又进一步努力地修学,得到了圣果。自此,凡过去所不能了悟的,皆能通达,凡所见所闻所阅的经典,悉能永记不忘。对当年世尊所说的《华严经》等诸部大乘经典,尚有未彻底明了的,经弥勒菩萨在兜率内院一一再为他解说,使他都完全了解了,并能记忆受持。归来后,他在本国造了一个大讲堂,专门为众宣讲一切大乘经义,自此大乘瑜伽唯识法门广传四方。无著大师以此因缘继承了龙树、提婆的法脉,本宗称为「法相唯识宗」,西洋学者称之为:大乘佛教瑜伽行派。据《大唐西域记》说,无著菩萨上升兜率天,从弥勒菩萨受学《瑜伽师地论》。无著菩萨所作的《摄大乘论》、《大乘阿毘达磨集论》、《显扬圣教论》,是最先将佛陀「唯识」教义主旨加以组织化的论著。因此圣弥勒菩萨、无著菩萨同被尊为法相唯识宗的创始人,而与世亲菩萨并称为「唯识三大论师」。
  无著大师的弟弟世亲法师,也被后世视为古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创始人之一。世亲菩萨撰《百法明门论》是世人所周知,已翻译成各国文字。世亲年轻时表现也不俗:入小乘「经量部」,立志改善「说一切有部」之教义。曾往迦湿弥罗国(今克什米尔地区)研究《大毘婆沙论》。回国后,为大众讲授《大毘婆沙论》。造《阿毘达磨俱舍论》二十卷(意译为《对法藏》,因其理路井然,世称《聪明论》,在当时相当盛行。)深为当时的新日王及王母所尊信,受王及王母请留,住在中印度阿踰陀(梵Ayodhya)国,受其供养。
  佛灭度后九百年,出了一个婆罗门「数论派(Samkhya)」外道,要以「斩脑袋之性命赌赛」公开辩论,「要与沙门释子辩论,决一胜负,各须以头为誓」,挑战盛行于世的释迦佛法。该外道言词犀利,许多当时的国王及沙门长老均饱受其辱。世亲觉得佛法不应该败给外道数论派,为此,着手撰写了《七十真实论》,专破外道的「数论」《僧论》。论著从头到尾,把「数论」的论点驳斥得体无完肤。著作完成,广为流传,公开号召婆罗门与诸外道,大胆出来辩论。声明纯是法义上的争辩,目的是搞清孰是孰非,不必以性命赌赛。世亲因而名声大振。诸外道见「数论」《僧论》已破,那个傲慢的婆罗门外道又离去了,还有谁敢出来辩论!此外,世亲法师又造新论,把《毗伽罗论》三十二品,从头至尾破斥得一无是处,令那个婆罗门上师无法反驳。
  世亲的大哥无著,乃菩萨种性人,受到弥勒菩萨的启发,就直入大乘。而世亲因遍学小乘十八部教义,虽妙解小乘,但不信大乘。起初抨击大乘佛教,认为大乘非佛所说。哥哥无著菩萨当时专事讲经说法,宣扬大乘。他眼看弟弟的作为,耳闻弟弟的成就,很佩服弟弟的才干,但是对他当时不信大乘很感遗憾。他担心自己身故之后,弟弟可能会造论毁谤大乘,成就谤法恶业,到那时就无救了!而以世亲之辩才,大乘学子将无人能战胜他,因此想在生前就能说服他回归大乘。哥哥就推说病危,派人去请弟弟火速回来,欲会见最后一面。世亲闻知兄长病笃,日夜兼程赶回本国。当时无著派遣门人前往迎候,半途在一寺院中相遇,晚上并于该寺院过夜,无著弟子就在世亲房间窗户外休息。到了午夜时分过后,无著弟子在窗户外诵起《十地经》来。世亲听后,大生感悟。大乘甚深微妙法,乃前所未闻者。当下深自咎责,追悔过往诽谤大乘的行为。
  世亲回来后,出乎意料之外,只见兄长精神甚好,正在讲堂上为大众说法。世亲于是在窗外听一会儿兄长无著讲经。无著讲的是《瑜伽师地论》,世亲没有听过。他细心谛听,越听越觉大乘佛法实在太胜妙了,其义理完全没有脱离佛陀精神。大乘的不少「般若妙义」是自己在过去所没有听过的,当下已感到自己确实对大乘存有偏见了。世亲初学大乘法味,正合心意。于是天天出席讲堂,听兄讲解大乘。遇有不明的地方,晚上再请兄长开示。世亲是绝顶聪明之人,深得法味后,越听越领悟,不等哥哥讲完,已经回小向大,成为大乘佛法的忠实信徒了。
  有一天,他很悔恨地对哥哥说:「哥哥!怪我过去太固执己见,治学态度不够严谨,思虑也不够深细,以致未曾认真深入研究大乘教义,又多次身口意行毁谤了大乘。我的罪孽深重,不能赦免!我的罪是由舌头的谤法所造的,我愿割去舌头来赎我的罪。」无著菩萨说:「兄弟!你错了!即使你自己割掉一千个、一万个舌头也毫无用处!你既然已知毁谤大乘之罪业是由舌头所造,而今你认错了,心生忏悔,你难道不会仍用你的舌头,去努力地宣扬大乘佛法吗?」世亲听从兄长之教诲,不再想断舌。次日谒见无著菩萨,受学大乘教法。于是精心研学,深刻思考、撰写大乘论著,解释《华严、涅盘、法华、般若、维摩、胜鬘》等诸大乘经典。
  世亲菩萨的著述,文义精妙,凡有见闻者,无不信求。无论印度或边远地方的大小乘学人,悉以世亲所造之论作为学习的模板。异邦的外道论师,闻世亲之名,莫不畏服。世亲菩萨的著作甚多,赢得千部论主(即小乘五百部,大乘五百部)之美称。自此,世亲菩萨便成了弘扬大乘佛法的杰出继承人。他的著作比无著菩萨更丰富,包括:《金刚经论释》、《习定论释》、《十地经论》、《唯识论》、《法华经释》、《俱舍论》、《辨中边论》、《摄大乘论释》、《佛性论》及《大乘成业论》等巨着,对后世大乘佛法的弘传,起了极大的作用。凡大小乘学人均以他们兄弟二人的著述作为蓝本,连当时的外道对他们二人亦敬佩有加。世亲菩萨的论著与注释的典籍甚多,奠定了大乘佛教唯识瑜伽行派的教理基础。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弥勒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另有一段典故,世亲菩萨在阿踰陀国时,曾经与三弟「师子觉」等二、三同修相约道︰「当代的修行者,都想亲见慈氏(弥勒菩萨),以后看我们之中,若哪一个人先行舍寿,实现了宿愿,能得见圣弥勒菩萨,就应当回来告知其它人,让别人能知道他已经到了兜率内院。」 其后,三弟「师子觉」先舍寿命,三年不报消息;跟着,世亲菩萨在阿踰陀国于八十岁时入灭,经过六个月,亦未见通报。有些人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误跑到恶道去了? 那时无著菩萨仍住世说法。有一天傍晚时分,无著菩萨正为学生讲授「入定之法」。灯光忽然黯淡,空中大放光明。此时有一天人,自虚空中冉冉而降,即进庭阶,礼敬无著菩萨。 无著菩萨立刻认出是世亲,便问道︰「你为何这么晚才来?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世亲答道︰「我自从在此舍寿之后,上升兜率天弥勒内院,在众莲花中出生。莲花才开,弥勒便称赞着说︰『善来!广慧!善来!广慧!』我于是恭敬礼拜旋绕弥勒菩萨,才绕了一周,即来通报。」 无著菩萨又问︰「师子觉今在何处?」世亲答道︰「当我在旋绕弥勒菩萨时,见师子觉在外面的
  天人众中,耽着欲乐,应接不暇,他哪能来通报?」 无着菩萨听了,默然一阵,便说︰「此事已过去了,且说说慈氏相貌如何?现正在说甚么法?」 世亲答道︰「慈氏相好,非言语所能形容。演说妙法,与您所说的一样。然而,慈氏说法妙音清畅和雅,听者不厌,都忘了疲倦。」
  从此典故可知,即使上升到了兜率天,亦非无所障碍。必须要进入内院,如待在外面,就会将修行给耽搁了。 兜率天在欲界第四层天,是凡圣同居土,有凡夫、有圣人。弥勒菩萨是等觉菩萨圣人;内院是菩萨道场,可是外面的兜率天人仍看不到弥勒菩萨。 有时我们常执此钟表等等计量为时间标准,但如以相对人来说,时间于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比如身逢恶缘,或事不合想,或得大苦之病,则人度日如年,只希望赶快了脱诸苦,在他们的想法中痛苦以演化为时间. 而人如果心中无事挂心,或得顺境时间竟快如流水,所以造恶业入地狱的以劫数为计,也即是如此,因受痛苦是心,唯心计度,则人间分秒也是其一年一月计算。 而天界诸乐,心不坚定,迷于顺境,因无苦受,唯心计度,则人间其一年一月计算也是其分秒的感觉。
  再从净土与人间的修习佛法来比较殊胜,我们应反过来珍惜有此恶世来于修习,因为净土中无有能造恶的业缘,菩萨修习无有苦受,比在此恶世修习要慢得很多,比如我们苦受而使我们认识尘劳境界皆是虚妄所得之智慧是比没有苦受的要快。 再比如浅些,穷人容易得到快乐而富人在快乐本身上要再寻找快乐是很难的,穷人得少就觉得很多,而富人得少好象大海一样滴水不觉有加。 所以,在此恶世更应不厌诸苦,要更勤加精进,把诸苦视为难得的宝物,把此世界视为比其他唯乐净土更为殊胜修行人最利好的考试场所。 不少人学佛后遇到点逆境就怨天恨地,埋怨这个埋怨那个,乃至埋怨菩萨不加持,不思己过,妄造恶业而也,真乃愚痴人。 如此往后在未来世的净土修习中得大利益,迅速到诸地菩萨,再乘愿来到人间,利乐有情。
  我们当效法无著、世亲二位菩萨、赓续佛陀正法的菩萨行,努力护持正法。 众多菩萨种性的学人济济一堂,同心协力弘扬大乘佛法,则「今时正是佛教未来万年基业之转折期,于此际令佛教法义回归佛陀真旨,亦是未来万年佛教学人之福也。」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弥勒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 顶 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09:59:48 | 只看该作者
南无阿弥陀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1998-2019 T56.net All Right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