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无聊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4385|回复: 1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个人原创] 理发店张师傅(传承)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4-15 03:35:1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1、
对于理发这件事,我心中从小就有一个阴影。

那个理发店曾经是个阴暗破败的木房,雨一下大屋内甚至还会漏水,但却是附近十多个村唯一的理发店。哪怕再怎么不想去也没有别的选择,至于长大后依旧去他家理发,一方面是因为习惯,注册送25彩金的还是因为便宜吧!

前两年小木屋翻新重建,砌了砖墙盖了琉璃瓦刷好白漆,虽然依旧很小却是亮堂了不少。理发店内的布置依旧是那个熟悉的样子。门口的那张收银桌依旧没舍得扔,劣质的油漆已经风干破裂桌面坑坑洼洼,桌子上的热水瓶跟几只杯子放得整整齐齐。屋子中间的躺椅倒是换了新的,上面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皮被擦得油光发亮,虽然硬得有点硌人也没人会去说什么。躺椅对面靠墙新打了一排柜子,柜子上面则是一张大镜子,这应该是所有理发店统一的配置了。桌子上整齐得排列着理发的装备,不仅桌子上一尘不染,梳子、剪刀、推刀等都被擦得干干净净。除此之外,也就墙角还有几张板凳跟一张小桌子。

大多闲暇的时候,张师傅应该是坐在墙角看看报纸,至少我去理发店的时候看到的是这个样子,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懂。我会这么想是因为我童年的阴影不是理发店而是张师傅,所以对张师傅的过往也有一些了解。至于为何会成为我童年的阴影其实也很简单,张师傅是个结巴而且很严重,激动起来可能几十遍都将不完整一句话,再加上营养不良导致的骨瘦伶仃,于是便成为了很多孩子的“梦魇”。小孩子在家不听话,只要大人一说“再不听话送你去张师傅那里剪头发”,大多孩子能吓得不敢哭!

                         2、
张师傅本名张国才,家里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张国兴、张国栋。一看这名字就知道对这三兄弟寄予厚望,只是有了三个男娃既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不幸。幸运的是能帮家里干活分担压力,不幸的是抚养三个孩子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压力。可就算有压力,这对他们的父亲来说也是一种动力吧。

直到有一天张师傅出了意外,有人说是被吓到了,也有人说是跟同学打架被打坏了。自那以后张师傅就结巴了,张师傅的父亲带着他四处求医却没有任何效果,原本就不富足的家里更是拮据。张师傅的父亲变了,开始喝酒变得易怒,开始动不动打骂三个孩子。张师傅的两个哥哥变了,怨恨张师傅逼坏了父亲,让本就辛贫的日子更加难过。

终于有一天,张师傅的父亲还在家里喝酒,村里人拎着张师傅气势汹汹得找上门,说张师傅偷他家的番薯吃,糟蹋了他家辛辛苦苦种的菜。

张师傅的父亲什么都没有多说,拿起棍子就把张师傅往死里抽。张师傅想要辩解什么,只是本就结巴的他害怕起来,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村上那人看张师傅被抽的半死似乎还不解气,说要把张师傅送到村委,扣他家里的工分。

棍子不停得打在张师傅身上,伴随着村民的冷嘲热讽和父亲的指责,以及两个哥哥的冷眼旁观。

第二天,张师傅就被“卖”了,“卖”给了村上开理发店的老李。老李是个老好人,只是打了一辈子光棍。对把张师傅卖给自己这件事虽然不赞同却也不拒绝,好歹算是老来得子哪怕不是亲生的。

只是都在一个村上,走个几百步就到“家”了。可那已经不是张师傅的家了,张师傅父亲对他说:你已经不属于这里,再乱跑来,来一次打一次。

这毕竟是生活了好多年的地方,他毕竟是父亲。张师傅不相信父亲会是如此绝情,可事实告诉他什么是绝望,只要他回到“家”里,就会被打被扔出去。对于父亲的冷漠,和两个哥哥的绝情,张师傅是真的绝望了……

老李把这都看在眼里,也不去责怪张师傅还往以前的“家”里跑,也不责怪张师傅的父亲打骂“自己的”孩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自己的私心,所有的苛责都没有太多的意义。

                         3、
张师傅真的变成了老李的孩子,哪怕张师傅是个结巴老李也完全不在意,而且只要是老李有的吃,就少不了张师傅的。

张师傅跟老李学习理发,成了理发店的学徒。每天需要做的就是打扫卫生、烧水、洗毛巾等等。虽然每天都有事,却再也不用挨打。哪怕有时候毛巾没洗干净被理发的客人讲了,老李也从不会打张师傅,顶多只是说两句,下次注意就好。

至于闲暇的时间,老李则会坐在墙角看报纸,偶尔看到有趣的故事还会跟张师傅说道说道,顺便教张师傅识识字。

张师傅也是珍惜这样的生活,所以逐渐养成了做事一丝不苟的习惯。

随着张师傅的长大,老李是愈发苍老了。老李把理发店都交给了张师傅打理,自己则是找个有阳光的角落晒晒太阳看看报纸。张师傅将收银桌搬到了店门口的位置,桌子上摆好热水壶和杯子,让老李可以坐在那喝喝茶晒着太阳看报纸。工具台上的梳子、剪刀、推刀都被擦洗得干干净净。虽然是理发店,地面上竟是看不到任何散落的断发。

老李把经营了一辈子的理发店交给张师傅没有任何遗憾,只有心安。

老李跟张师傅这对“父子”相依为命,虽然没有太大的理想追求,却也安于这样的生活。

当然老李也有私心,手艺有了接班人,自己也有人送终。

                         4、
大哥张国兴快要结婚了,给张师傅送来了请柬。

请柬放在收银台上,张师傅坐在收银台前看着请柬发呆,苍老的老李看着发呆的张师傅。沉默持续了很久,老李终是忍不住说道:“毕竟亲兄弟,这么多年了,哪有什么矛盾过不去,想去就去吧!”

张师傅却有着他自己的想法,这么多年来父亲跟兄长两人一直躲着自己。不然低头不见理发总得见,可他们却没有来过!是看不起这个被送走的孩子,亦或是对不起!如今要结婚突然就想起自己了,不禁让人怀疑他的目的,可自己哪有什么让人觊觎的东西。

婚礼在张师傅曾经的“家”里如期举行,张师傅也没特意准备什么,带着份子钱就去喝喜酒了。来的亲戚不算多,刚入席的时候还有人看张师傅穿得端正主动得跟张师傅打招呼,等到张师傅一开口讲话结结巴巴的时候,热情就淡了变成努力得抑制内心的嫌弃。哪怕是许久未见的父亲,也没有跟张师傅多说几句话。

或许这场婚礼就不该来,或许在自己结巴之后世界就已经失去了该有的光彩。之后二哥结婚张师傅也收到的请柬,只是份子钱提前给了之后却是没有去喝喜酒。

结果没隔几天就传出消息说张师傅不讲人情连亲兄弟结婚都不去祝贺。

而这种八卦事情却是在乡下地方却是传得最快,最莫名其妙。

                         5、
村上总共几百户人家,发生一点事都会弄得家喻户晓。最近的乡间大新闻莫过于张师傅的父亲中风了,辛苦劳作四十多年历经风雨的身子一朝垮了。

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谁来照顾,如何照顾,最重要的是张师傅该不该照顾“父亲”!

作为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他曾经的父亲还值得被照顾吗?

父亲中风的第一时间两位兄长想到的不是如何照顾好父亲,而是如何拖张师傅下水,多一人分担便是少一分付出。

那天晚上“三兄弟”第一次坐在一起喝酒讨论如何照顾父亲的问题,说是讨论注册送25彩金的是两位兄长的哭诉。

两人都是刚结婚不久,不仅房子要翻建,还准备要生孩子,经济条件都不宽裕,本还指望父亲能补贴一点,结果父亲突然倒了。

住着老房子条件不好,本就不被妻子那边的亲戚看好,如今还出了这码事。

两位兄长喝一口酒得叹气个两三次,同时还要安慰张师傅。

“当年的事情也不是父亲像这样,照顾三个孩子压力就太大了,你也知道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也都给你用去看病了。你在老李那边,过得可是比我们两个好多了。”
……

张师傅大多时候只是听着也不多说,哪怕想说也说不过两个哥哥。

一场酒喝了三四个小时却没有一个人醉,两位兄长也早有默契就等张师傅的一个表态。

张师傅也没有令他们失望,结结巴巴的说了自己的想法,或许这也是两位兄长第一次一字一字听张师傅讲话。

“身、身…体…发、发肤,受、受之父母,没、没、没…有…育、育之恩,也、也有、有养之恩,我、我、我出抚、抚…养、养费,但、但不会照、照顾他。”

听到这句话张师傅两个哥哥如释重负,出钱就行本就不指望你来照顾。

从张师傅被送走的那一天起他们可能就已经忘了有这么个兄弟了。那天他们没有为张师傅流一滴眼泪说一句话,或许张师傅从那天起也没有再把他们当兄长了吧。

最终张师傅每个月掏出两百块用于照顾“父亲”,那时候张师傅每个月赚得差不多一千都不到,将近四分之一的工资!

在两个哥哥眼里张师傅有病就是个傻子,一顿饭两瓶酒就忽悠了四分之一的工资。对,张师傅确实有病,不然也不会结巴了。

然而乡亲们看不到张师傅出的赡养费,只看到国兴跟国栋兄弟两个轮流照顾父亲,所以坊间开始流传张师傅是个自私到六亲不认的“垃圾”,兄弟婚礼不去也就算了现在连父亲都忘了。

他们兄弟听到这个传言后也从未去给张师傅辩解过一句。

张师傅听到这些传言也懒得去辩解什么。

再说他们有些话说得也没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何况是送出去的儿子呢,或许这个“赡养费”本就不该出!

那段时间张师傅自私的名头甚至盖过了结巴,理发店的生意那是一落千丈。

                         6、
把张师傅的名声推向深渊的则是另外一件事,一位乡亲比张师傅父亲得了更严重的病——肝癌。

在乡下生活了一辈子的人,最大的幸福可能不是赚多少多少钱,而是一辈子无病无灾,癌症这个词带来的只有绝望。

那个乡亲长时间身体不适,终于决定去市里检查身体,却被确诊为癌症中期。需要一大笔治疗费用,甚至后期的检查和药物控制都不能少,至于最怕少的就是钱!

随着乡村振兴和谐社会的提出,邻里关系是有了长足的进步,家家户户的生活条件也算有了起色。村委为了患癌的乡亲组织了一场募捐,村干部更是尽职带头捐款并且家家户户上门筹款,十块二十不嫌少几百上千不嫌多。一场“浩浩荡荡”的活动下来,村上几百户人家除了张师傅或多或少都拿出了一点心意,唯有张师傅他一毛不拔!

不管村里的领导怎么说,张师傅就是不愿。甚至说他们自己以张师傅的名义出钱,张师傅都不愿意。

于是张师傅让这个值得宣传有指导意义的活动有了一个巨大的污点,真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一时间张师傅成了焦点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更有人把张师傅以前的“污点”拎出来搞事情。没人关心张师傅为何会一毛不拔,他们在意的只是没捐款这个结果。

哪怕乡亲们把张师傅不参加兄弟婚礼,不照顾亲生父亲这种陈旧的污水泼在张师傅身上,张师傅的两个哥哥依旧是在袖手旁观。

结巴的张师傅更是没有一点为自己辩解的能力都没有。

老李是唯一知道那些真相的,知道张师傅每个月都会把将近四分之一赚到的钱去送给他亲生父亲。在老李看来就是送,本就断绝了关系不应该再有往来,可张师傅这么做他不怨。他怨恨的是张师傅的两个哥哥为了自己名声“抛弃”了张师傅,需要的时候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不需要的时候弃之如敝履。

人总是有私心的,但世界上哪有好处都归自己,锅都甩别人这样的好事。

张师傅的理发店依旧那么整洁,只是已经很久没有人来理发了。阳光灿烂的屋外与阴暗的屋内仿佛成了两个世界。

                         7、
看到张师傅两个哥哥的绝情,老李气坏了。

是真的气坏了,本就苍老不堪的老李再也爬不起来。张师傅直接关掉了已经很久没有生意的理发店在家中照顾老李,老李做了一生的老好人却落得个被气坏的下场。好歹“老来得子”哪怕是个哑巴,却也如自己一般做事一丝不苟,更重要的是传承了自己几十年的手艺以及为自己养老送终。

大体上来说老李也没什么遗憾了,唯有替自己这个“儿子”感到不值得。

临终前老李还打起精神写了封信,让张师傅送到村委,并告诫张师傅自己不要偷看。张师傅认字都是跟老李学得,或许给他看也看不懂吧。

在老李看来谁都有个私心,有些名声你们可以拿走却也不能欺人太甚。自己一辈子从报纸上读到了太多的大道理,这也没过好这一生,更没有教好儿子如何去过这一生。

不久后老李去世了,世界上可能是唯一在乎张师傅的人走了。

留给的张师傅只有一小间住房,那间理发店以及一封送给村委的信。

领导看到那封信之后终于明白了过往,明白了张师傅的委屈,和老李气坏的原因。

“领导你好,张国才是个好孩子,却是从小历经苦难和委屈。因为讲话结巴受尽了周边人的冷眼,哪怕是那些诬陷的话,他都不去辩解。就因为他是结巴,既讲不过别人一讲还被他人嘲笑,所以国才每次委屈都往肚子里吞,可这不是被人看不起的理由!

我是他的父亲吧,或者更像师傅呢?真的只是师傅吧,他从来没有忘记那个抛弃他的亲生父亲以及那两个自私自利的兄长。我这个外人本不该说他们家事,可临终还是得说道说道。

国才被人指责的不过那几件事,其一最小是没有参与二哥的婚礼,这事我也劝过他,他说自己一个结巴不想给二哥丢脸。份子钱肯定是出了的,这点更是毫无疑问。拿这件事诋毁国兴,又何必要呢!

其二最重是对国才父亲的赡养问题,只是国才小时候就已经过继到我的名下,他还有赡养亲生父亲的义务吗?更别说国才每个月都会出两百块的赡养费,那是两百大洋啊哪怕是送敬老院的钱都够了。我都不计较什么,他那两个哥哥倒好把名声全都占光了,要我看不照顾父亲的谣言也就是那两兄弟传出去的。

至于第三点捐款这次就是个引子,我就倚老卖老为这孩子说几句。既是募捐那每个人都应是自愿,而非为了虚名作秀之类的强行要求每个人出钱。那些指责国才的有哪个是捐了大钱的,不过是几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捐了点钱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指责别人的小丑罢了。当然国才这事做得确实不对但我也理解他,当年就是因为那人跟国才父亲说国才偷了他家的番薯,最终导致国才有家不能归的。而且国才对我说他没有偷番薯,那人跑得慢抓不到偷番薯的孩子,就逮着了路过的他。

说到底都是结巴的错,因为结巴被人看不起,因为结巴争辩不过他人,因为结巴开口就被人嘲笑。

国才才是真正的可怜人啊。——老李”

村里终于有了为张师傅说话的人,张师傅身上曾经的污点变成了一根根刺扎在他的两个亲哥哥身上。

村委也为张师傅提供便利,重建了张师傅的住房以及理发店。

走进亮堂温暖的理发店,张师傅一手报纸一手字典带着一副老花镜,一如老李当初的样子。此刻的张师傅也老了头发稀白眼窝深邃讲话结巴而且低沉,一副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坏蛋模样。最终善良了一辈子的张师傅成为附近十多个村里小孩子严重的大反派,对此大人们都只是一笑置之。

每个人都会有私心在面对一道道选择题的时候大多都会选择利己的,这其实很正常的。只要控制住私心不要膨胀,不要故意去伤害别人也就够了。

                         8、后记(点缀)
这些故事大多是一次次理发的时候,张师傅结结巴巴得跟我说到的以及我的一些联想。

可是结果呢张师傅的父亲因为身体原因早逝,张师傅得到的遗产比两个哥哥加起来都多。村里大多数人还住着老房子,可是张师傅却有着新住房新理发店,真是让人羡慕。

我相信那些故事都是真的吧,社会总应该还是美好的。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 顶8 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9-4-15 03:35:55 | 只看该作者
后记点睛,但是略暗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9-4-15 14:58:27 | 只看该作者
写得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9-4-15 15:19:18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9-4-15 16:08:14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9-4-15 16:08:56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写得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张师傅的一生起起伏伏,晚年能有这样的结果也很好了,我觉得人这一生,还是善良心宽点好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qq1717 发表于 2019-04-16 09:14
  张师傅的一生起起伏伏,晚年能有这样的结果也很好了,我觉得人这一生,还是善良心宽点好呀

是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1998-2019 T56.net All Right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博聚网